如同外星人般難以理解的「京都人」

如果硬要把日本人分為兩種人,那麼就是一般「日本人」跟「京都人」兩種,不僅是語言與生活的差異,京都人在很多人類學家,社會學家的眼中獨樹一格,因為在這個城市生活的人經過千年古都與天子腳下的文學洗禮,練就了一套「 說話拐彎(遠回しの言い方)」的生活哲學,要在這裡生存下去首先得理解京都人的「默契(暗黙の了解)」跟「人與人的距離感(人間同士の距離感 )」。

默契分為「言語」與「非言語兩種」。

京都人擅長說話拐彎(打曲球,話中有話),例如鄰居對話當中「您家小孩最近練琴練得很頻繁,越來越上手了呢!」這時京都人的「いけず(意地悪,  嘴巴很壞)」就是明諭暗諷「你們家的小孩談琴吵死人了~」,是不是罵人不帶個髒字很厲害?這就是京都人的「品(ひん、修養與優雅)」罵人也要很優雅跟很有修養!恐怖吧,因為日常生活當中您得從對方的用詞遣字當中去猜測對方的真正意涵是什麼(表面跟本音)?

還有日本人多數知道的「ぶぶ漬けでもどないどす?(要不要來碗茶泡飯)」,不是對方真心想要請你吃飯,而是下逐客令的一種雙方都理解的「暗號」,要是無法理解的話可是會鬧出許多笑話呢!再聽不懂對方說不定就會擺出倒放的掃帚出來(老一輩的京都人都知道的逐客暗號)!!

【逆さ箒】用來趕「髒東西」的

長居する客を退散させるおまじない。京都を中心に知られている。

元来、「不浄なものを掃き清める」「邪悪なものを祓う」役割を持つと言われていた箒(ほうき)に思いを託したと言われる。

 

非語言的默契就像公車站等車還有京都三條大橋下情侶約會,不像日本其他地方會排隊排得很整齊(這點跟台灣很像),看似站得很散落的隊伍,其實誰先來後到大家都在觀察,但是不會刻意排成一列,要是有人想摸魚插隊,那可是會被京都人給嚴厲言語斥責或是「殺人白眼」對待。夜晚的三條大橋鴨川河畔是眾多情侶的約會之地,有沒有注意到每對情侶之間都自動間隔一定距離?這就是一種不要帶給其他人「迷惑」的互相默契。這種默契概念其實很多國家都沒有,所以才必須用白紙黑字寫清楚~也是外國人很難理解的京都文化之一。


再深奧點的,如同訪客被帶到這間房間,就代表主人不會出現訪客可以自己滾蛋了。為什麼呢?密碼藏在屏風裡~一般的屏風畫得多半是黃鶯鳥跟櫻花,松樹,這幅屏風畫的則是不同的鳥種,鳥種不對(鳥合わない=取り合わない)取鳥不對跟不對盤諧音來隱喻,要猜中其中真意是不是得需要「知識跟修養?」依舊還是罵人趕人不帶個髒字,罵字?這地方住久了「本音を聞き出す(聽出話中有話之真意)」就會如同太極知道怎麼「遠回し」的打回去了~


【代代相傳的老舖其實是為了不要帶給顧客「迷惑」?】

京都老舖之多,沒有創業兩百年以上的無法稱之為「老舖」。而老舖的代代相傳其實是源自於京都人獨特的「迷惑」概念?京都人習慣買「松榮堂」的香跟「一保堂」的茶,這些老舖如果失傳了或後繼無人,店家會覺得帶給老主顧「迷惑」,因此後世子孫會有強烈的責任感來犧牲個人生涯規劃來延續店號,聽起來是不是很不可思議跟不可理解呢?

內容編譯自『西田尚美の京都学』

https://youtu.be/JVGabeEtVmU

Facebook留言

發表迴響